表盘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表盘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京津冀一体化意识先行dd-【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11 17:22:40 阅读: 来源:表盘厂家

京津冀一体化:意识先行

在中央高层的力推下,在京津冀协同发展上升到国家战略的高度后,许多年原地踏步的“三地合作”终于启程上路。

据了解,截止到目前,京冀之间一体化思路已初步定盘,河北7市将承接北京退出产业。

不过,在此过程中亦有负效应出现:先是“股市热”,后是“楼市热”。尤其中间夹杂着的保定和通州两地的“副中心”之争,更透露出传统的行政壁垒和区域间竞争意识还阴魂不散。然而,京津冀一体化,首先需要京津冀各方思想意识上的一体化,需要各方均能从思想意识上认识到京津冀协同发展是共同的需要,是发展的需要,是发挥京津冀地区更大国家战略作用的需要,从而能在协同发展中找好自身定位、做好自己角色,从而最终实现共赢。

竞争发展导致“大城市病”

“京津冀一体化”提了很多年,却至今没有最终方案。

在国家层面,对京津冀区域经济发展的规划始于2004年11月,彼时国家发改委就已正式启动《京津冀都市圈区域规划》的编制工作;在2010年,《京津冀都市圈区域规划》由国家发改委提交国务院,但直到数年后的今天依旧尚未获批。

有知情人士透露,这份规划编制由于缺乏轴心,过于强调了三地的“平等地位”,所以在“十一五”期间就夭折了。

而且在整个过程中,总是河北方面表现出一厢情愿的热心,但北京、天津对此似乎并不积极。

例如,在2011年5月,河北省就编制了环首都绿色经济圈的规划,并于当年6月在北京召开了首届环北京都市圈城市发展峰会。但北京市政府方面并没有人到场参会。

据媒体报道,天津学者此前多有建议,希望京津冀协调发展,“将天津建设为中国经济增长第三极”就是南开大学教授提出的。南开大学还有教授曾经提出京津一体发展方案,但遭到当时天津方面的否定。

导致这种场面出现的原因,无疑是背后的GDP财税考核机制在作怪。

有专家曾直言,京津冀一体化搞了近30年,成效不大,最主要的障碍是行政体制,是诸侯经济、地方利益和保护主义作怪。

正是在这种情况下,三地自我发展,在自己的一亩三分地里埋头做事,最终导致了较为尴尬的局面。

譬如北京,作为首都,多年来一味追求GDP,发展了许多与自身不相适应的产业。

尽管北京提出了“服务经济、总部经济、知识经济、绿色经济”的发展战略,但是在现有的体制机制下,使得区县和乡镇在经济发展中也同其他地方一样,一味追求规模、速度、经济效益,而把经济的质量、社会效益等放在了脑后。

资料显示,近10年来,北京的外来人口在批发零售、住宿餐饮、建筑业、制造这些传统产业的比重占到2/3,比如批发零售业,2012年的数据显示,北京市批发零售从业人员为124.6万,占全市总就业人口的11.6%,100个人里有11.6个在搞批发零售。而这个行业的增加值年均增长达17.7%,超过了GDP增速和第三产业增速,这说明北京第三产业很大一部分是靠批发零售业带动的。

这就让北京这个首都城市,变成了小商品批发零售“集散地”——显然与其政治中心的功能不匹配。

而正是这样的发展让北京染上了“大城市病”。人口无序增长、城市“摊大饼”建设,“大城市病”让北京喘不过气来。再加上近两年的雾霾,使得北京的产业调整势在必行。

另一方面,面对北京、天津的不合作态度,河北自起炉灶,利用自身资源条件大力发展钢铁业,最终让自己炼成了钢铁第一大省,随之也成为污染大省。

北京大学信息科学技术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黄铁军在与《中国产经新闻》记者谈起京津冀协同发展问题时说:“一个区域内的几个地区,没有协作,关起门来自我发展,绝对不是一个好路子,也不能长久。”

自我认知求共同发展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资源与环境政策研究所研究员李佐军在接受《中国产经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京津冀一体化需要优先解决的是思想认识的一体化、组织一体化和规划一体化。只有先解决这三方面的一体化,其他方面的一体化才有依据和可操作的平台。

李佐军谈道,京津冀各方只有能自我认知,清楚自己的状况和需求、认清在三方协作中自己的角色定位,然后再加上组织一体化、规划一体化等,京津冀协同发展才能真正规顺利实现。

在京津冀协同发展过程中,三地因为现实情况不同,有着各自的优势和需求,有专家曾对此进行了分析。

北京作为国家的政治中心,集中了诸多的科技、教育、文化资源等;天津的优势是国际港口和先进制造业的研发与转化基地;河北拥有的则是劳动力和土地优势。

目前京津冀三地诉求不尽相同。

“大城市病”已经让北京不堪重负,再加上近两年的雾霾,这些使得北京必须以空间换发展,其调整势在必行。北京将疏解的主要产业和部门包括:大红门批发市场、动物园批发市场等劳动密集型产业链上游产业;中央和北京市的医院、高校等非市场因素决定的公共部门;金融、贸易和部分央企总部;中石化燕山分公司等“三高”企业等。

而天津也面临梯度性产业的功能疏解,把一些附加值低的产业环节进行关停、重组和转移。

这样京津冀三地的需求就一目了然:北京急于解决自身的“大城市病”和雾霾污染难题;天津求的是利用北京的高端资源强化自身;河北相对落后,人均GDP不及京津的1/3,其试图通过与京津的合作缩短彼此间距离。

有学者更是对京津冀在协同发展中的角色进行了定位:河北、天津应服务于北京。

对于这一点河北方面也给予了认同。

在今年3月份河北省召开的全省推进京津冀协同发展工作会议上,河北省委书记周本顺曾说,京津冀一体化发展,需要河北扮演什么角色,河北就演好什么角色。其中之一就是服务角色,河北作为京畿之地,必须为京津冀协作发展全局服务,必须为把北京建设为和谐宜居之都服务。

而按照有关学者的设计,京津冀最终应该成为这样的格局:北京为研发设计“新高地”,河北为高端制造“新腹地”,天津为对外开放的“主战场”,最终形成“研发设计—高端制造—产品销售”一条龙的京津冀一体化产业新格局。

李佐军表示,京津冀三方对自己的角色和定位有明确认知,并秉持互利共赢意识,是京津冀一体化顺利发展的关键。

天津4140圆棒

河北双层辊筒式AGV滚筒

武汉快速门配件

四川租赁高空作业车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