表盘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表盘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京津冀一体化背景下的燕郊困局跨不过的潮白河dd-【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9 06:20:59 阅读: 来源:表盘厂家

京津冀一体化背景下的燕郊困局:跨不过的潮白河

京津冀一体化近期持续受到关注。在新型城镇化进程中,区域协调发展如何展开是一门大学问。

目前,京津冀一体化的程度还较低。

“无论是河北省还是天津市,在资源配置和行政协调的关系上都处于‘从属’地位,这种政治和经济地位的差距,影响了区域之间的合作和协调。”国家发展改革委城市和小城镇改革发展中心主任李铁表示。

北京市社会科学院副院长赵弘表示,京津冀一体化是一个科学决策有序推进的过程,需要顶层设计,需要统筹解决领导体制、利益机制、交通条件和资金保障、政策配套一系列问题。

北京师范大学资源学院教授王玉海表示,如果仅仅从政府规划层面想推进京津冀合作,不触及产业的经济利益,这是一厢情愿,或许推不下去。他建议,应该以产业地域集群为载体来推进京津冀的产业转移桥梁:研发可以放在北京,但生产制造和销售都转移出去。

事实上,多年来,在离北京最近的河北属地燕郊,聚集了很多在北京买不起房的上班族,随着人口的不断增多,各类问题相继浮出水面,与北京之间的各种壁垒也日益凸显,如何解决交通拥堵、教育和医疗资源不匹配等一系列问题,是燕郊在京津冀一体化过程中不得不面对的新课题。

多重壁垒

燕郊堵车的原因其实也不单纯是车多人多的因素,为了缓解交通日渐拥堵的压力,河北省官方已经意识到此类问题,很多疏堵举措正在规划制定中。

沿燕郊北部的京秦高速向西行驶,就在快要驶入北京边界的地方,一个醒目的红色“X”号指示牌告诉走访的记者——此路不通。指示牌下、断头路边,视线越过潮白河,对岸通州的村落、厂房清晰可见。

京秦高速密涿支线段是连接三河市与北京市、天津市的一条快速通道。然而,这条2012年便已建成通车的高速公路,如今仍是一条断头路,只能在三河市境内通畅——东连不上天津、西跨不过潮白河。三河市市委书记张金波说:“实现京津冀的协同发展,要越过有形的河,更要跨过无形的河。”

2007年12月,北京市交通委公布了地铁6号线的详细规划。地铁6号线是一条贯穿中心城的东西向轨道交通骨干线,西起海淀区五路站,东至通州区东小营,并与S1线相连到达门头沟新城,是北京地铁“三环、四横、五纵、七放射”中重要的“一横”,共设27座车站。而东小营站距离燕郊只一河之隔。在燕郊各大网站论坛,网民都在梦想着,该线地铁能在以后延伸到燕郊,这样将大大缩短北京与燕郊之间的通行时间。

“造成上述局面的根本原因是三河市的热情根本没有‘打动’北京,只是一厢情愿而已。”燕郊高新区规划建设局的一位工作人员介绍说。

《中国产经新闻》记者了解到,经过三河、通州两地共同筹划多年的徐尹路潮白河大桥即将开工建设,密涿支线跨潮白河大桥也已开始规划。潮白河上,即将架起燕郊进京的新通途。

除了交通方面的种种问题,家住燕郊的其他息息相关的问题也一直困扰着在这里居住的“京漂一族”。

随着大量外来人口拥入燕郊,给燕郊的各方面带来了很大压力。由于“京漂一族”基本上属于“人户分离”,医保等社会保障体系难以对接,所以很多弊端渐渐凸显出来。

在燕郊,只有公立的人民医院是规模比较大的医院,其他的中美医院、燕郊二三医院等都属于合资医院。另外,医保的不对接成为制约北京人移民燕郊的瓶颈。由于燕郊的医院和北京的医疗保障体系没有挂钩,在燕郊居住的北京人在当地就医无法享受公费医疗和大病统筹。

《中国产经新闻》记者采访期间在燕郊燕达国际医院门诊大厅看到,就诊的病人稀稀拉拉,宽敞豁亮的大厅因“人烟稀少”显得有些空旷。“现在住院患者只有300人左右,床位闲置率高达70%。”燕达国际医院副院长周怀龙遗憾地告诉记者,北京各医院人满为患,以核磁检查为例,有的医院里核磁检查要排队一个月,而燕郊很多医院的核磁检查等医疗设备却闲置着“睡大觉”。造成这种现象最大的原因是燕郊和北京医保报销不对接。

采访中多位燕郊“京漂族”告诉记者,享受北京医保的他们异地看病,已经可以享受医疗保险异地转诊制度,选择一至三家异地定点医院报销一定比例的费用,但还不能像在北京一样即时结算,且报销比例也有一定差距。

“每次有病需要住院都要跑到北京市里,家属就得整天在燕郊与北京之间来回奔波,上次我做胆结石手术,老伴儿整天这样折腾,我还没痊愈,她就累病了。”家住紫竹园小区的马先生感到很无奈。

对于家住燕郊在北京上班的人来说,医保不能对接给他们带来了很大不便,除了类似问题,由于几年来人口急剧增多,教育等资源配套不健全也严重影响着生活的质量。

家住北欧小镇小区的王女士是2008年移居燕郊的,去年儿子到了上学的年龄,好不容易经过几轮考试,才让孩子到三河市第六小学读书。“当时送孩子上学的第一天,我吓了一跳!四十几平方米的教室,挤了73名学生。孩子上了一学期,视力明显下降了,到医院花了1000多元视力也没有矫正过来。”王女士说,现在,她每天晚上下班都要抽出2小时左右辅导孩子,因为在学校老师根本没有时间去辅导,“学生太多了,怎么能顾得过来”?

《中国产经新闻》记者了解到,早在10年前,燕郊只有一所三河市第六小学,随着当地的人口不断增加,开发区最近又扩建了几所小学,但是远远不能满足当地人口的需求。几乎所有的学校,学生都超出正常数量,教室都比较拥挤。

“上个月一个晚上,我领孩子上完课回家,衣服还没有脱完,整个小区就又漆黑一片了。”家住纳丹堡小区的吴女士告诉本报记者,之前的几天,家里几乎天天断电,而燕郊开发区供电局给出的说法是那几天更换变压器,以后就可以不再停电了。“但是谁想到停电却越来越频繁。而近在咫尺的楼盘工地上却灯火通明。”不单单是停电,停水现象也是时有发生。经常性的停电停水现象改变着燕郊居民的生活习惯,很多家庭不得不选择备用措施。

如何突围?

早在2011年1月12日,曾传出“河北省加快环首都绿色经济圈产业发展协调工作办公室”在燕郊挂牌的消息,这个“鼓舞人心”的消息,成为当时燕郊所有楼盘销售员必讲的大利好。

还有开发商曾宣称在区域城际铁路方面,将增添涿州-北京新机场-廊坊-北三县(三河、大厂、香河)-首都国际机场/顺义城际铁路路线,实现城际铁路间的互连互通。燕郊到北京能够通地铁,是燕郊当地居民多年的期盼。然而,多次概念炒作之后,除了房价高涨至如今的11000-13000元/平方米以外,没有落实任何实际举措。

实际上,在升格为“国家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之初,燕郊曾花费不少精力,力图从北京引进高新技术产业,但该项工作进展缓慢。

河南小米手环价格

西宁电话子母机

江西枸骨树价格

上海75F身材管理器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