表盘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表盘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我的全世界只缺一个你[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3 16:06:42 阅读: 来源:表盘厂家

最初的喜欢已经给出去了,再也收不回来,不是吗?

01

世界上比一个人吃麻辣火锅更杯具的事是,一个人吃麻辣火锅吃到流泪。

我可以感觉吉尼斯世界纪录正在不远的彼岸兴致勃勃地注视我,惨到连眼泪鼻涕都落进汤锅,还要一勺一勺一筷一筷继续吃,可以来申请世界第一落魄人啦!

对面一道同情中夹带着嫌恶的眼神悄悄递过来。

看!看!看什么看!我点了六十多块钱的菜,难道眼看它们发馊不吃吗?我就不信你自己感冒时没误吞过自己的鼻涕!

还看!我忍无可忍地用布满泪水的血红双眼回瞪过去。对方终于识趣地瞥开视线。

又是一个温润如玉的美少年。我一时失神,封修笥这个名字再度窜上心头,原来一想起就令我满心温暖的名字,此刻却像扎满了碎玻璃,一想起就令我满心疼痛,最后只好继续自虐,埋头猛喝辣翻天的底料汤。

用味觉上的刺激来麻痹我因为失恋而肝肠寸断的小灵魂,用冰冻啤酒来埋葬我百转千回的小情怀……

对面的视线又悄悄传递过来,似乎在偷偷帮我数,一瓶,两瓶……五瓶!

这是我生平第一次尝试酒精,我不知道我到底是把自己喝成了面如桃花,还是面如猴子屁股,总之对面那道总在探究我的眼神搞得我很火大。

“喂!”我冲过去,对着那个面目都细致入画,手里提着筷子完全不明所以的男生嚷,“封修笥!你个王八蛋!”我瞥到和他同桌的是一个漂亮精致如芭比娃娃的女生,就好像封修笥那个新女友。“你别忘了是你先招惹我的!封修笥!”你这个负心的陈世美花心的陈冠希你干吗还不去改名直接叫陈三心算了,我满腹咒骂的话因为肠胃内的翻涌而暂时阵亡在我的喉咙里,被我硬喊成封修笥的男生站了起来,他想向我解释我是认错人了。

呕——

我尽情地把和着眼泪鼻涕一起吞下的食物全部吐在他身上。

02

后来的囧事,我一概不知,多亏了黎昕不厌其烦地帮我植入记忆。

他告诉我,那天我抱着他拿他当垃圾筒吐完后就不省人事,不省人事也就算了,随便找块地板晕晕就好了,但显然我的潜意识很清楚地知道火锅店的地板是天底下最脏的地板,就算是真死了都要想办法悬空,何况只是昏厥而已,所以我就当他是一根浮木似的狠狠抓住,他想尽一切方法都无法摆脱我,当然也不排除我上辈子是树袋熊,而他上辈子很不幸是棵尤加利树,所以我们俩的拥抱契合到就像用502胶粘过。

最后他没辙,用尽无数办法还是撇不开我,他只好从我的背包里拿出我的手机,拨通我家里的电话,问清我的地址,然后打车送我回去。

“路上司机还问我,女朋友喝醉啦。我说,师傅你眼神真不咋样,这明明是我的孪生妹妹,我们打小就连体。”黎昕一本正经追叙当日一切。

黎昕的幽默程度完全超越了我的想象,看上去那么淡然的一个家伙,一开口就是一整个动车组在飞驰呀,给人前所未有的震撼感觉。

听完他的讲述,我有被雷劈了无数次的感觉!真想冲去便利店买只大锅盖顶在头上先。

“你说的是真的说假的呀?”我不肯相信我会死死抱住一个男生不撒手,并且是在人家女朋友在一旁虎视眈眈的情况下,我就算喝醉了,也不至于这么癫狂吧?“如果真像你说的,后来我怎么又肯撒手了呢?我怎么不把你这棵尤加利树一直拖回家?”

黎昕犹豫了一下,然后将目光调开,不看我的脸,“因为我被迫向你承认我真的就是封修笥,并且我以封修笥的名义向你保证,我永远不会离开你。”

天打雷劈。我要去买锅盖!买锅盖!

03

我和黎昕同校,火锅店呕吐事件前,我们都知道彼此的存在,但从未说过话。火锅店呕吐事件后,黎昕认为他既然都抱过我了,那么当然要对我负责任,所以他恩准我当他的GF——Good Friend!

黎昕的女朋友比他大两岁,已经在读大学。我隐约记得她很美,是差不多满分的女孩,就好像温薇。

是的,封修笥甩了我之后,就和温薇在一起了。

“很烫吗?我帮你拿。”黎昕从我手里将奶茶接过去,我的脚步忽然定住。

封修笥和温薇手牵手站在几米开外的地方。温薇看到我,表情并没有什么变化,仍是维持着大家闺秀式的优雅,封修笥则慢慢露出嘲讽的浅笑。

“动作好快嘛,鬼鬼。”

“快得过你吗!”

我用力挽着黎昕的手臂,很嚣张地从他们这对JR面前扬长而过。

直到走开很远,确定自己不会被他们两个看到,我的脸这才垮下来。

黎昕不着痕迹地抽回自己的手,“嗯嗯,不烫了,可以喝了。”他调整了吸管的位置,然后将塑料杯子还给我,“对了,鬼鬼,你爸爸是不是太年轻了一点儿?”

“那不是我爸啦,我哥要是知道你把他误认成我爸,一定一拳捶爆你的头。”我知道黎昕是好心想要转移我的注意力。那晚他送我回去,只有哥哥在家。“我爸妈是中铁的工程师,生活非常动荡,居无定所。”我故作深沉地喟叹,“所以我和我哥就只好相依为命啦。”

“你怎么可能会有一个哥哥?”标准的独生子女式反问。

“我爹妈擦枪走火一不留神就把我生下来啦,你没听过超生?”

黎昕忽然脸红,我不由检讨我方才是不是说错了什么,可是并没有呀,我说的每一个字都很正派很干净呀,他干吗一副遭到调戏的表情?

“黎昕。”我喊他。

“唔。”

“你知道不知道你脸红的样子很可爱。”很可爱很可爱,比封修笥还要可爱!

“……”黎昕脸上扭曲的表情告诉我眼下他也很想冲进便利店买个锅盖顶在头上。

04

米熙辰是我哥哥。我的名字叫王瑰宝,请无视我名字的恶俗,请体谅我父母中年得女的狂喜心情。我和米熙辰不同姓,并不是因为我们同父异母或非婚生兄妹什么的,只是我们一个跟爹姓,一个跟妈姓,我们家是个超民主的家庭吧?

米熙辰非常非常帅,帅到韩庚吴尊到了他跟前都得甘拜下风,这么恶心的话不是我说的,是那些追他的女生说的。

可惜对着这张大帅脸对了整整十七年,我依然修炼不成“视美貌如无物”的淡定,事实上,我是一见帅哥就沦陷。对封修笥,我是如此,对黎昕,我也是。

可是当年我因为封修笥而沦陷的时候,他是孤家寡人。但黎昕,人家是有女朋友的。

换在半个月前,我会觉得这种破坏别人感情的事是无耻到极点的,但我的感情就被人破坏了呀,然后全世界只有我一个人伤心一个人可怜,所以,为什么我不能去破坏别人的感情?

“哥哥。”我蹲在米熙辰脚边扮小狗,“求你一件事。”

“说!”

“你能不能为了我去追求一个女生?”

“啥米!”

“是很漂亮的女生哦,妹妹我绝对不会陷害你让你去抱母猪的!”我用力拍拍胸口,做仗义状。

米熙辰俯视我,笑得弯起来的漂亮眼瞳里其实隐藏着一抹恨铁不成钢的恼恨,“你总不能因为得不到什么而硬要把它抢到手,你以为你还是三岁小孩子吗?学会长大吧,鬼鬼!”米熙辰语重心长地对我说,我还未把我的计划全盘托出,他已经完全猜出了我的鬼心思。

我恼羞成怒,“和我玩说教?你怎么不给我去Shi!”

05

虽然米熙辰已经兜头浇了我一盆凉水,但我勾搭黎昕的“邪念”反而愈演愈烈。我邀请黎昕来参加我的生日聚会,并大方地嘱咐他一定记得带女朋友姐姐一起来。

黎昕只身前来,正如我所料,他那个年长我们两岁的大二女朋友,一定会觉得我们这些小屁孩的聚会无聊之极。

黎昕出手阔绰,送我一支Swatch手表。

我接过,装模作样一笑,“我不能收你这么贵重的礼物。”

黎昕以为我假客气,正要说什么,我倾近他,压低声音,毫不留情地话锋一转,“我和你并没有那么熟。你来,我已觉得荣幸。”

黎昕真是风度好,没被我当场气走。

我花蝴蝶般在我的朋友中间穿行,不停巧笑倩兮,我故意冷落黎昕,其实我在试探他的底限。我邀请他来,他来了,即使在女朋友不肯陪伴的情况下,我知道我在他心里有着一席之地,但我不知道“这一席”到底是多大地方。

黎昕的性格一点都不张扬,在这点上和封修笥截然不同,在人前他会把他的可以媲美周星驰的幽默感收藏起来。

整个晚上,黎昕都是一个人闷坐在角落,直到曲终人散。我还是不去理他,他有点儿无措地站起来,显然不知道要不要随着人流一块儿离去。

“黎昕!”终于在他的脚即将跨出大门那一刻,我唤住他。

所有人都离开了,凌乱狼藉的客厅里只剩我和他。

我挤过去,关上门,然后转身面对黎昕,我们之间距离好近,近到可以感受到彼此呼吸的温度。

“黎昕,那只表太贵重,我不能要,所以你还欠我一样生日礼物。”我说。

黎昕露出困惑的表情,这样的他好可爱好可爱,我已经分不清我故意接近他是为了给封修笥一点儿颜色看看,还是……

我踮起脚尖,亲了亲黎昕的脸颊。

06

为了给我腾地方而在外面游荡了一整晚的米熙辰暴跳如雷,不止因为我那么出格的举动被他当场抓包,更因为:“感情是不能拿来玩的!”他差不多是语重心长地对我说,我简直都看见皱纹正在他二十一岁的脸蛋上呼之欲出了。

为了证明我哥错了,更为了消灭我自己的心虚,我扯起嗓子大喊:“我才没有玩弄感情,我早就不喜欢封修笥了!在他和我分手前就已经不喜欢了!我喜欢的人是黎昕!黎昕!黎昕!”

我发疯似的喊,好像只要我足够大声,从我嘴巴里蹦出来的话就会最终在光阴中变成不可反驳的事实。

关于黎昕,我的姿态很勇敢,可是黎昕没有办法和我一样勇敢。他的女友大他两岁,想也知道,当初他追她一定追得很辛苦。

他不可能说放弃就放弃的。

于是我出马了。

07

她的名字叫野彤,连我都不得不承认,这是个很别致的名字。

但我无法喜欢她,因为她总是让我联想起温薇。

面对我这个不速之客,正在看书的她,先是惊讶,随即笑了。

“你就是火锅店那个女孩,喝醉了抱着黎昕不放开。”

她用回味趣事的口吻说着那晚。我不知她是真的没放在心上,还是故意假装。我可是像八爪鱼一样死缠着她的男朋友不放呢,她能这么心无芥蒂云淡风轻?

“我要黎昕!所以你必须和他分手!”

既然她这么喜欢扮知性优雅,那么就用我的野蛮无礼来凸显她的知性优雅吧!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她年长我两岁的关系,所以她的情商非常强大,面对我的无礼要求,她竟然不气不恼,仍是微笑,并且很聪明地不给我回应。

好!算你狠!幸好——我准备了杀手锏,从米熙辰那里偷来的剃须刀片。

我将薄薄的刀刃抵在自己手腕上,然后目不转睛地瞪着野彤,你不说话,好,我也不说话,我就用我的意念告诉你,你再跟我死磕,我就割腕给你看。

野彤终于笑不出来了。我们面面相觑。周末的大学校园还真不是一般的安静,配上这些灰色的肃穆的建筑,很墓园的感觉呢。我会不会割下去呢?连我自己都不知道。

“是的,你可以赌赌看我到底会不会真的伤害自己,但是——万一我真的割了,在你的寝室里血溅三尺,你要怎么对你的老师同学解释?”这次换我笑眯眯。

野彤是优等生,而优等生最怕的就是完美的履历上出现污点。

“你先把那个看上去很危险的东西拿开吧。”野彤无奈苦笑着。我得意洋洋地收起刀片,她忽然走向我,“小妹妹,你觉得人生就是一部动漫新番,对吗?真可爱呀。”她像揉一头小狗那样揉我的头发,气得我差点儿张口咬她,但下一秒她说:“好吧。如你所愿。”

我真的很不想承认,那一刻,她的眼神看上去温柔聪慧。

08

黎昕垂头丧气地来找我,说自己被甩了,我很仗义地把肩膀借给他。

“我让你依靠,让你靠,让你靠~~~~”一首很老很老的歌里这样唱。如果说一个人的灵魂真的住在他的脑袋里的话,那么黎昕把他的脑袋靠在我的肩膀上时,我想我和他的灵魂肌肤相亲了。

这个可以在我酒醉后任由我抱着吐,这个会很细心地帮我调整奶茶杯上吸管位置的温润男生,这个在人前总是淡然内向的羞涩的孩子却会在单独面对我时展现能令耶稣基督笑得从十字架上掉下来的强大幽默感——综上所述,黎昕其实一直都是喜欢我的。

没有人是从一开始就遇到最对的那个人的。

最初,关于我们之间的关系,黎昕是感到疑虑的。他字斟句酌地向我说:“鬼鬼,你放心,我不会拿你当野彤的替身,但是……”

言下之意,鬼鬼,希望你也不要拿我当封修笥的替身,黎昕太温文,不敢直接说出口。

“什么替身?”我笑,“听过按图索骥这个成语没?封修笥充其量也就是张图,你才是我的骥!”

黎昕终于也笑起来,发挥他超强的幽默感,说:“原来现在女生找白马王子都要用这种按照图纸找的方法。”

我一再向黎昕保证过的,我不会拿他当封修笥的替身。

我保证过的。正如我信誓旦旦向米熙辰保证过,我不会拿感情当做玩具玩。

09

封修笥、黎昕,算是校园内最优秀的两个男生,他们一直下意识地保持王不见王的状态。所以,总是和封修笥痴缠在一起的我,对黎昕这个品格性格和外形一样美好的男孩子毫无所知。直到封修笥甩了我,我被蒙蔽的视线终于重见天日。

越和黎昕相处我就越觉得他的好,除了总能令我笑到肠断的幽默感,黎昕事事处处都在迁就我,去哪里吃饭、吃什么、去图书馆坐哪个位子、放学后走哪条路线回家……

封修笥从来不曾这样迁就我、呵护我,相反,他十分霸道,明明还未成年却已大男子主义十足,我已经不太记得我是不是曾经为他的这种狂妄自私的气质着迷,就像我已经分不清我接近黎昕的初衷到底是什么。

利用他刺激封修笥?

还是仅仅只是因为喜欢他?

10

高三年级会,校长教导主任各班班主任轮流出来发言动员,要我们珍惜寒假宝贵的时间,为了迫在眉睫的高考,向前向前向前!

本来,黎昕和我不同班,但我硬是溜过去坐在他旁边,反正班主任在主席台上正襟危坐,他又没有千里眼,不可能发现我偷渡“国界”。

我在周围压抑的嘘声中坐定,都在嫉妒我把到这么完美的一个帅哥吧?砰!好大一声响,打断我花痴的狂想,甚至校长的演讲也被迫中断,所有人都看向那个发出巨响的地方。

封修笥的书包不知道怎么跌在了地上。他在众目睽睽下起身离座弯腰捡起了书包。

在他抬眼那一瞬,我看到他眼里疯狂的怒意。

就算校长大人很不近人情地要求我们过年时也不能忘了高考这头怪兽还等我们驯服,他也不必愤怒成这个德行吧?

咦,简直要喷出火来的狂怒视线怎么不投在校长大人沟壑丛生的老脸上,怎么——怎么射向了我?

我很确定我没做出任何会激怒封修笥的事情,我甚至没有在腹诽他。

“不——要——脸!”封修笥不出声的口型很大很清晰,我想看不懂都不行。

我垂眼看了看自己的挽着黎昕一条胳膊的手,封修笥这家伙,是在骂我?

这个小鸡肚肠的封修笥,他和温薇勾肩搭背被我撞见时,我就没骂他不要脸,我最多跑去找个和他同样优秀的男生来和我勾肩搭背而已。

这样想的时候,我的心情忽然愉悦起来。

毋庸置疑,封修笥在嫉妒呢。

11

后来我想,新学期开学那天如果没有下雪,我还会不会和黎昕一直走下去,走到白发苍苍牙齿掉光?

松树上积了薄薄一层白雪,教学楼后小花园的木长椅上也是,黎昕约我在这里见面,说有好吃的给我吃,我屁颠颠跑去,却左右看不见人影,正纳闷,头顶一凉,中了黎昕丢过来的一枚小雪球,雪屑洒了我满脸,有些甚至滚进我的脖子里。

我气得尖叫,追上黎昕,我很骁勇地一跃而起,猴在了他背后。

黎昕讨饶,但我坚持要抓把雪洒进黎昕的脖子,让他也尝尝苦头,我们俩的笑闹声惊走了古柏顶上栖息的所有寒鸦。

封修笥不知道怎么就出现在我的视线里。

他似乎被眼前这一幕惊着了,细长的凤眼瞪得好圆好圆。

我的笑声戛然而止,随后黎昕也安静下来。

细小的雪花一片片自空中飘落。

封修笥忽然泪流满面。

我七岁就认识这个该死的家伙了,但我从未见他哭过,就算是我忘记他跟在我背后然后很乌龙地大力甩上房门夹伤他的手指;就算他开摩托车偷偷带我出去兜风被米熙辰发现后一拳打得他鼻血长流;就算他说要和我分手时我抬起鞋跟用力碾他的脚尖……

12

如果那一天没有下雪,如果那一天黎昕不丢我雪球,如果那一天我没有跳到黎昕背上,封修笥就不会看到我和黎昕之间亲密玩乐的那一幕,他就不会因为大受打击而流泪,而我——也就不会撇下黎昕直接奔向封修笥。

我想,如果我向米熙辰请教这件事,他会说,就算那一天没有下雪,也会下雨下霜下冰雹,甚至可能是不知从哪里窜出来的一只猫一只狗一只小麻雀,都有可能成为中断我和黎昕关系的契机。

因为由始至终,我都是心怀鬼胎地在接近黎昕。

由始至终,我都是在拿黎昕当封修笥的替身。

如果不是因为封修笥甩了我,我不会在火锅店喝醉,我不喝醉就不会冲向和封修笥很神似的黎昕,如果我不冲向黎昕把他当做封修笥破口大骂,我就不会认识他。

归根结底,黎昕在我的生命中,是因为封修笥而存在的。

他是因为封修笥而起的因,他是因为封修笥而结的果。

和他在一起时,那些恍似喜欢的感觉,其实都是我自己在骗我自己吧。我只是需要一个人来填补封修笥离开后的空缺。

我这样告诉自己。

13

我和封修笥迅速复合。

温薇成了形单影只孤家寡人的那一个。不过她将失恋的痛楚隐藏得很好,仍是温温雅雅举动得宜,不像我之前那样上蹿下跳地闹腾,把报复封修笥当做人生的唯一目的。

有时在学校碰见温薇,我会莫名其妙感到心虚。

而在我和封修笥这场分分合合的爱情游戏里,另一个受伤的人,我已经很久不去想他。

我想,太在乎一个人却又不知道怎么去面对时,大约只有一个办法可以解决,就是将他抛之脑后,反正,我只知道这样一个办法。

我不去想黎昕。

一点儿都不去想他。

14

高考结束后,我和封修笥如愿考去同一座城市。因为黎昕是学校里考得最好的那一个,所以他的去向众所周知,他留在本地升大学。

我莫名地想起了野彤,想起自己曾很荒唐地冲去她的宿舍威胁她,想起她恬淡宽容的性格,想起黎昕被我甩了后会不会去找她,而她会不会将黎昕重新纳入自己的怀抱?

可能我真的是名副其实的天之骄女,上帝听到我内心对于野彤有这么多疑问,他老人家立即给我们安排了一次相遇。

地点竟然还很诡异的又是在火锅店。

封修笥有事要晚来一会儿,我先点菜,等我放下菜单,便看到隔壁座有个漂亮优雅的女生一个人坐在那里。是野彤。她冲我光风霁月地微笑。我迟疑片刻,向她招招手,她走过来,我们隔着还没上底锅的空桌面交谈了几句。

直觉告诉我她绝对不会失败到要一个人吃火锅,果然,她对我说,她又和黎昕在一起了,眼下他正在店外的超市买冷饮。

明明是已经预料到的答案,不知为何,我的心中猛地一阵窒痛。

野彤又说,黎昕已经把我的所作所为全部告诉她了。

我不知道我的脸有没有在一秒钟内涨红。

野彤一直温柔地微笑,神色间并没有责难的意思,她又向我说:“其实,感情有时候还是兜兜转转一下比较好,就像淘金者用篾子淘金,不可能一蹴而就的。”

她说,当初她答应和黎昕分手,并不是因为惧怕我手中那枚小刀片,她其实早就想和黎昕分开一段时间,因为她对他们之间的这种存在年龄差距的感情并不感到十分的确定。

“正因为和黎昕分开过,我才能知道他的可贵。”野彤这样说的时候,脸上容光焕发。

我看见了黎昕提着无纺布袋正在上楼梯的身影,我立即起身匆匆闪向另外一边的出口。逃跑前,我很突兀地问野彤:“每次喝奶茶的时候,他都会帮你调整吸管位置,对不对?”调到高矮适中角度适宜。很简单的动作,却满蕴柔情。黎昕,一直是这样对我的。

“呃,好像没有呢。”

我疯跑出去。

15

之前,封修笥莫名其妙和我分了手去追求看起来和他更般配的温薇,结果他因此发现我才是他真正喜欢的那个人;野彤曾理智地对小自己两岁的黎昕放手,结果却感性地发现自己根本离不开他。而我,在黎昕消失在我生命中后的第一百九十九天,忽然发现其实我真正喜欢的人是他,而不是封修笥。

野彤说得好对,感情果然需要兜兜转转对比甄别。

因为从未体验过“由于自身不够好而无法得到某样的东西”这种Kuso到极点的心情,我想尽办法要赢回封修笥,可是赢回之后我才发现这根本不是我真正想要的。

而我真正想要的,是我再也无法回头去争取的,就像玉米田里那个贪心的小孩,总以为前头还有更大更好的玉米,结果错过了眼前最好的那一支。

米熙辰安慰我说,小妹你还这么年轻,完全有时间有精力把玉米田再跑一遍,你一定可以遇到另外一个如黎昕一样让你心动的男生。

可是,最初的喜欢已经给出去了,再也收不回来,不是吗?

最初的心动只能是记忆中沉淀的钟摆,偶尔回响时令自己悚然惊觉,啊,我原来错过这样一份美好。

而且是永远地错过了!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