表盘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表盘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你静静地居住在我的心里[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3 15:32:17 阅读: 来源:表盘厂家

前 言

这篇文章写的时间很长了,最开始是在去年圣诞节之前写了两个章节,剩下六个章节是今晚通宵写出来的,写作是很艰苦的事情,尤其是这次是站在女孩子的角度写文章,前二后六风格完全不一样,前二调侃更多,后六几乎是直接叙述了,衔接上估计也有问题,而且,很仓促的结尾可能让很多人不满意,不过暂时只能这样了,需要说明的是这篇文章献给轻絮舞风。

我曾经答应要给你写一篇文章,可是直到今年11月底之前,我都要投身到博士论坛的活动中去,害怕实在是没有时间了,所以这几天我匆忙的写完了包括这篇在内的好几篇文章。这个故事中的具体细节,只有你我知道了,其他读者就把它当作小说读吧,不必去考察每一段落的真实性了。

网盟爱情故事

引子

“你为什么要叫轻絮舞风这个名字?”

“你知道轻舞飞扬么?”

“知道。和这个有关?”

“轻舞飞扬虽然也是轻轻的舞着,看似洒脱,可惜是风儿舞动着她,最后香消玉殒,而我----希望能够舞动风儿,风儿为我歌唱,为我飘扬。”

“不可能。你不过是三月里飘舞着的柳絮,没有根基,没有重量,哪怕是刮来一缕微

风,就会吹得无影无踪。”

……

来到西安上学已经一个月了,这里的天空还是没有变蓝的迹象,十月,在家乡正是秋高气爽的时节,可这里的天空还是暗灰的让人没有一点希望,心情又怎么能够好的起来呢?

唉,其实也不能怪这个城市,心情不好主要是由于我又感冒了。该死的感冒不仅让我呼吸困难,额头发烫,最倒霉的还是让我咳嗽一阵一阵,鼻涕不断小河淌水似的。怎么让我这个淑女见人嘛!看着文文和小丫两个家伙幸灾乐祸的要去吃羊肉泡沫,我只能老老实实的呆在宿舍,烦闷的一点脾气都没有。

随手拿过以前的相册,里面的我明明苗条好身材嘛,怎么文文老说我要减肥呢?前天过生日,她神秘嘻嘻的送了一张DVD给我,说是专门为我量身定做的礼物,打开一看居然是《瘦身男女》,真是气坏我了,一番撕打之后,当场郑重宣布轮到她生日的时候送《超级肥佬》,哼,明显是嫉妒嘛!

这样想的时候,就不知不觉笑起来了,赶紧慌慌张张的找镜子,看看我有没有笑不露齿,这可是前几天宿舍三姐妹亲手制定的淑女守则第二条明文规定的。

电话突然响了起来,不知道又是哪个傻瓜找小丫,想起来就来火,怎么大学里的男生个个像色狼一样?不可否认,小丫长的漂亮,可是也不至于每星期收十束花,接听近百个电话吧,刚开始还和文文有点羡慕,现在却只剩下可怜了,这些男孩子呀!

懒散的拿起话筒,不耐烦的说道:“小丫不在,有什么事情请留言。”

电话那头明显没有预料到这个回答,沉默了一会儿,一个似乎来自天籁的声音传来。

“你好,我找轻絮舞风…”。

找我?呵呵,轻絮舞风是我的网名,那么他应该是网友了,是谁呢?

小华么?声音没有这么柔;阿军么?不对,哪有这么害羞?那一定是老蒋了,也不对呀,他还不知道我的电话呢!

“你是谁呀?她正在接听电话呢。”,嘻嘻,我开了个小玩笑。

“我叫董江勇。她在么?”

天啦,真是笨到家了,都告诉他我是了,还不开窍。不过我总算知道了是谁啦!原来就是那个整天在网落上装酷的家伙呀。

我实在想不清楚什么时候认识他的了,不过只要他上网我就会从数百个好友里面找到他,因为他实在太酷了,对我的问候似乎从来爱理不理,天知道我是否在他的好友名单里面。可惜他遇到了我,嘻嘻,我这个人呢,越是不理我,我越是找他聊,倒不是为了证明自己的魅力,只是好奇心作怪罢了,老实说,我真不相信有这种人,十有八九是装出来的。我曾经开了两个账户试探过他,不过一两次之后我就彻底泄气了,真不敢相信新千年的网络上居然还有这种异类。

奇怪?他怎么会打电话过来?他不是在北京么?

“我就是啦!你找我做什么?”,话一出口我就后悔了,不管怎么说,这么不客气的质问都是不礼貌的,起码不符合淑女守则第四条的热情原则呀,该死,怎么都忘记了?

“噢…你好,我是董江勇……你感冒了?”

完了,现在才想起来我的声音已经因为感冒完全变调了,一定难听死了,可怜我的淑女形象啊!一时间情绪极度低落,不知道说什么好。

“感冒了,为什么不用白加黑呢?白天服白片不瞌睡,晚上服黑片睡的香!”

我忍不住“扑哧”笑了,这家伙网络上面这么古董,居然还能想得到和我开这个玩笑,而且学的这么像,简直惟妙惟肖。

“好了,不用给厂家免费宣传啦!收到你的电话很吃惊耶!”

“嗯,我前几天没有上网,今天上网盟看了看,发现你做了不少工作,所以来个电话谢谢你。”我很奇怪他的声音变的好快,一下子恢复到了那种冷漠冰酷,“谢谢你”三个字到我耳朵里面远不如刚才那句玩笑话让我开心。

网盟是一个虚拟社区,崇尚着所谓的真诚和互助,我是在他的推荐下去的,依稀记得那是他唯一正面和我说过的话语,于是就去瞅了瞅。

老实说,如果不是因为他的推荐,我才不会去呢!灰蒙蒙的界面,奇怪的版块,人气稀少的像到了青藏高原,不知道他为什么要推荐给我?

不管三七二十一在里面注册并开始灌水,嘻嘻,网络上发贴子的人大概有三种,第一种是极少发表自己观点的,他们总是对自己的东西虑之又虑,只有觉得实在调不出什么毛病的时候才会发表,因此写出来的东西多少有点分量,可惜毕竟水平有限,影响不大;第二种是经常高谈阔论的,从记叙、议论、说明到抒情样样精通,这种人一般的确文采飞扬,堪称高手;还有一种呢,大概就是像我这样的了,有事没事就爱跟贴,自己的观点当然也有,不过都是通过在别人的贴子后面写上“不错”、“我赞成”或者“说什么呀?”、“不好”来表述的,嘻嘻,可能这也就是为什么我们被称为“灌水高手”的缘故了吧。

这种角色一般是不被欢迎的,不过也有例外,比如所谓PPMM出现在论坛的时候。

我猜测这就是他今天打来电话并向我道谢的原因了,呵呵,这人还真是名如其人。

今天是我的生日,妈妈打电话来了,我终于恢复了调皮可爱的性格,毫无顾忌的放肆了一次,把来西安以后的所有不快乐都一吐为快,心情高兴到了极点,差点用奥斯卡颁奖影帝那样用“This is my highlight”结尾,也许只有在母亲面前的我才是真实的。

嘻嘻,只怪平时压抑太久了,其实我也喜欢在网络上悄悄地展示本我。这当然是完全符合弗洛伊德的理论的,生活中大家是以所谓超我的身份出现的,而这一切只不过是活给别人看的罢了,社会要求我们怎么样我们就怎么样,比如男孩子不欢迎太泼辣的女孩子,于是大家就都装淑女,而我们其实很想在大街上疯疯癫癫的吵闹,这就是所谓自我,也即为了超我牺牲了自我,而本我呢?是一些隐藏在内心深处决不轻易展示的东东,比如文文很喜欢斯佳丽,可是她从来都不说,只是因为现在的女孩子已经很少读《飘》了,她也不愿意随便显露自己的情感世界而已。

说老实话,我喜欢网盟也正是因为我能够无所顾忌地在这里表现本我。虽然“轻絮舞风”这个人已经把网盟里面的版面和内容都搅乱的一塌糊涂,可是依然没有人知道我是谁,充其量也就能通过ip知道我来自西安而已,不过,在内心,我倒是愿意古董于我是个例外。

这家伙挺喜欢写点东西,虽然文笔并不好而且总是很罗嗦的讲出很多大道理,不过还真有点意思,我也正是通过他的很多文章了解了他。

“今天我给小西02打了个电话,虽然她的网名叫”轻絮舞风“,不过我还是更习惯称呼她小西02。我的网友都按照地区被我编号了,比如小北01表示北京认识的第一个网友,小杭03表示杭州的第三个网友,而她正是来自西安的第二个网友。另外,三月里飘舞着的柳絮,没有根基,没有重量,哪怕是刮来一缕微风,就会吹得无影无踪,又怎么能够舞动风儿呢?”

这是我在网盟的站务日记上面读到的,立刻引起了我的注意,于是一口气读了下去。

“这个女孩子给网盟带来了很多欢乐,也带给了我更多的内疚和自责,已经到北京一个多月了,这里的生活依然是乏善可陈和毫无生机的,面临着前所未有的学习和生活的压力,我只是沉浸在回忆里面,迷茫和彷徨,没有了激情似乎也看不到希望。

一手创办的网盟早已失去了往日的光泽,没有时间维护,没有精力去创新,更重要的是我似乎不再感动。

不再感动?好可怕的想法,曾经立志要在网络上构建一个一个真诚互助共同进步的社区,不需要规则不需要法律,而我如今居然不再感动?自己都如此,又怎么能够期待别人呢?

今天刚刚看了一个不知名的导演和两个年轻的演员演绎的《第100日》,风笛声中留给我的最大收获就是让我学会人应该永远的真诚交流,可是感受归感受,我为什么还是放不开呢?我为什么还是不能感动,不愿意真诚了呢?

也许,我可以从她那里找到答案。希望……”

天气越来越冷了,圣诞节来临的时候,整个城市已经没有一丝绿意了,花花绿绿的都市霓虹灯也掩盖不了土灰色城墙脚下的凄凉,令人奇怪的是居然还有寒风中的枯树叶在漫天狂舞,古老的钟楼远远看去怎么都像至尊宝和紫霞告别的那个城堡,这个城市真的很适合拍比较悲凉的电影。

就好像小说里面的分手场面总有雷劈电闪,这样的天气听到坏消息是最有氛围的。

昨天听一个朋友说网盟关闭了,愕然之余,今天上网瞅瞅,看到大大的“再见”字眼出现在首页上,黄底红字异常刺眼,标题下面还有一首小诗:

“没有月亮 我们可以看星光

失去星光 还有温暖的眼光

抱着希望 等待就少点感伤

彷佛不觉得寒夜太无助太漫长”

没想到网盟就这样无声无息的消失了,以前的时候不觉得,现在陡然不见了倒还真有点不习惯,也许虚拟的生活同现实并没有区别,都是失去了才会珍惜。

那个Antique怎么样了?想必在网络上的豪言壮志只不过是无奈的感叹吧了,就像鲁迅所说的被关在铁屋子里注定出不去的人在那儿大声拍打墙壁以示反抗,或者是电影里面常有的英雄人物虎落平阳时候也要说上“二十年后又是一条好汉”之类的话一样吧。

我突然觉得这个家伙有点可怜了,也许此刻正在大声哭泣吧?不,也许又去买醉去了。

我上了QQ,打算给他发条消息,却怎么找不到那个熟悉的头像了。

于是我发了封Mail给他,洋洋洒洒写了不少大道理。

一个礼拜后,我收到了回信,非常公式化的信件,文字里面能反馈出来的信息是他终究还是个活物。

从此杳无音讯,没有了他的消息。

而我的日子依然单纯,这个朋友很不错,可是交往少了我也便这么过;虽然有时候我会想起网盟,不过没了网盟我的生活依然精彩。我很快结交了新的网友,找到了可以更加肆意灌水的网站。

我们仍然还有联系,不过他似乎突然忙碌了起来,忙碌的也许已经淡忘了我,偶尔能听说他在事业上展露头角了,开始打造网盟之外的天空了。

一晃好久不联系Antique了,接下来的日子里,我认识了北京的老李,我们在网上谈得很投机,暑假的时候我打算去北京看看他。

原本以为忘记了的就已经随风远去了,没想到记忆的精灵有时候还会悄然闯入,我突然想起了Antique,他不是也在北京么?不知道现在过得怎么样了?

我打了个电话给他,话筒里传来了狂乱的音乐声,他说他和几个朋友正在喝酒,同以往的平淡不同,他对我的即将到来表示了很热烈的欢迎,电话里的他说了很多话,还答应了我很多东西,我心里清楚,那是酒的功劳……

八月的北京,骄阳似火,我给Antique打电话的时候他正在内蒙考察,我的心里有些失落,也许注定等不到他那晚喝醉后承诺的东东了……

Antique曾说北京是个鸟城市,学生们都在海淀区,商人们在朝阳区,当官的在东西城,人与人之间缺少交流;Antique说他最喜欢武汉,那里经常可以看到光着膀子乘凉的大爷,你可以很惬意的去拉拉家常;那里经常可以看到有钱人开着奔驰到地摊上吃烧烤,你可以随意的上去和他们碰上一杯;那里的市民们带着重重的口音说着土气的不能再土的玩笑,你可以无所顾忌的也讲上几个段子……北京却是等级森严,这种朴实民风估计只存在于《甲方乙方》中了……

而老李居然是个混蛋,我受骗了,带着受伤的心,在我20岁生日那天离开了北京,经历了一次挫折,我才明白怪不得Antique不喜欢北京,原来北京就像虚幻的网络一样,真的不是一个好地方。

我突然有点恨Antique,如果那段时间他在北京,也许我当时会有个依靠吧。

国庆节的时候我决定再去一次北京,因为上一次Antique说如果我再来的话,会好好招待我,会请我吃哈根达斯……而在我的心中,始终认为只有相爱的人才会请对方吃哈根达斯……

金秋十月大概是北京最好的季节了,蓝蓝的天空飘着白云,和风轻送,觉得自己真的很像柳絮荡漾在空气中,浑身上下都软绵绵的非常舒服。

我在西直门给他打了一个电话,虽然当时他正在西直门,可是当时却正要去通县……没想到会这么不凑巧,我真想摔电话。

傻傻地在麦当劳坐了3个小时,他终于回来了,一连疲倦地站在我的身后,目无表情的看着我,刚毅而果敢,我感觉他的眼神游离了一下,可是很快恢复了正常。

他指着旁边的女孩子介绍说是自己的女朋友,那个有着浅浅酒窝的女孩,原来他喜欢有酒窝的女孩。

晚饭我吃得很不开心,也许是因为席中他还不得不去和邻近一桌的所谓领导敬酒的缘故吧;又或许是因为来了一个他的所谓朋友加入到我们这一桌,扰了我的兴致吧,嗯,对,我想一定是这两个理由,不可能是别的什么原因。

看得出来他也不开心,因为他不停地在那里大口喝酒和高谈阔论,男孩子有时候就是用这个来掩饰心情的,我很想开口问怎么了,可是我终于没有问,也许那是固定角色的人来关心的,此情此景,那个人当然不是我。

只是看着瘦弱的他不断举杯,总是有点心疼,我偷偷看了一眼那个叫小米的女孩,似乎比我的顾忌还多,而那个叫华的朋友很过分的开着小米和他的玩笑,好像是说他在挖别人的墙脚之类的,有一次我看到他好像已经要把杯中酒泼过去了,然而他最终的动作依然只是继续喝酒。

我觉得自己似乎已经成了空气,这顿饭大概是我懂事以来吃的最郁闷的一次了。

北京的夜是浮躁不安的。

我陪他爬上了一栋叫做探工楼的屋顶,北四环附近没有什么高大建筑,因此视线放的很开阔,我能看到北语的几个pub还亮着灯,能够看到四环路上还有忙碌的车流,也能看到央视的电视塔间或的闪烁着。

小米和华都回家了,我被安排给他送回去,而他却安排我站在这漆黑的夜里陪他聊天。没有哈根达斯,没有任何能够让人心动的东西。

我说你就像《红与黑》里面的于连,一心往上爬,等你爬上高位却又害怕面对自己的良心,也许最终会摔的粉身碎骨。

他愕然,问我怎么会知道。

我怎么会知道?我也说不清楚,可能是他那张稚气未脱却故作成熟的脸吧。

我说我知道你很累,早早地承担了家庭的重担,为了所谓事业的打拼没有正经的谈过一次恋爱。

他睁大了眼睛,叹气。

他说:“你真聪明,很早就有人说我入佛门六根未尽,成霸业狼性不足。都给你说中了。”

他说得很真诚,所以我相信了,我也终于懂了为什么他的文章总是阴性盖过刚性,看来真的是文如其人。

我们继续胡侃。

他说我在网上的风格很像他曾经喜欢的一个网友琳,他说他从来没有见过琳,可是却能够惺惺相惜……

我说他在网上的风格很像我曾经喜欢的一个网友李,我说我上次已经见过李,可是发现完全是个错误……

他哈哈大笑,突然又止住了,靠近我,我能感受到他男性的气息,我想大概会有什么故事发生了。

他凑了过来,我的呼吸都快停止了,有种眩晕的感觉,他却掏出口香糖,递给我一支,自己吃了一支。

这个细微的举动我终身难忘,也许只是为了那支不错的口香糖。

他吻我的时候,我几乎窒息了,整颗心快要蹦出来,双腿发软,需要抱着他才能站稳。

我说你太廋了,瘦的让人讨厌,可是又瘦的让人揪心。

他不置可否,把头埋在我怀里沉默不语,可是我能感到他浑身都在发抖,我能做的就是把他抱得更紧,那一刻我觉得自己更像是一个母亲,在照顾着一个听话的孩子。而我早已经忘记我在宿舍嬉戏时候的调皮样子,早已忘记我今年只有20岁。

也许成人也就是一瞬间吧,我就是在那一刻觉得自己长大了。

接下来的日子里,我感受了他平日所有的生活,跟着他到各个场合应酬。后来我想,那几天我的身份大概是他的女朋友吧,他的老板、师兄弟、朋友都是这样看待的,几个平时和他关系暧昧的女孩子肯定也都是这样看待的,因为我亲眼见到一个女孩为了他喝醉了……

这个世界究竟怎么了?或许每个人都有想要疯狂的念头吧,我知道他不会娶我,我甚至不敢确定他是否真的喜欢我,但是我真的知道他抱着我的时候,我很踏实。对于女人而言,没有任何东西比踏实的感觉更可靠了。

而且他是个很体贴细心的男孩儿,幽默风趣,非常有绅士风度。

所以那几天我一直在想,怪不得会有那么多女孩子喜欢和他一起,尽管他其貌不扬。

离别的酒,不喝就醉。

这是他写在网盟里的诗句,站在火车上看他整理行李包的时候,我突然好好留恋,不想离开。

他站在月台上,目无表情地看着我,那种眼神对于我已经没有杀伤力了,我知道那种眼神背后隐藏的是无尽的温柔,于是我下车厢,他送我上车厢,我再下车厢。

那一刻我真的很想打动他,让他喜欢我,让他爱上我。

现在想来,也许我当时应该泪流满面,女孩子的眼泪能让世界上最坚强的人为之臣服,何况事实上,我已经觉得有什么东西在眼睛里面打转了。

我终于没有落泪,我知道自己不可能是他成功背后那个的女人,我只是个小女生,爱幻想爱浪漫。

所以尽管我爱他,尽管我舍不得,尽管他说抱着我的时候很充实,我还是要走,而且要走的坚决。听说爱到最高境界,就是这个样子,因为爱他所以不能爱他。

我奔跑着穿过了几节车厢,他终于变成了小不点,消失在我的视线之中。

宿舍里面我已经稳稳成了最淑女的一个了,我能感受到我身上的点滴变化,室友们都知道了一个被我称作熊熊的家伙了,熊熊现在还好么?还是那样天天喝酒么?还是半夜爬起来上网写文章么?他的事业进展的怎么样了?

可是熊熊啊,你知道么?今天室友问我想不想你,我真的想哭啊!

你送我的那块表让我每天早上有想要把你抓起来狠打一顿的念头啊。

那颗心雕,每次我躺在床上看电视都挡住我的视线,这个时候我还是想把你抓起来爆打一顿。

我现在想对室友说不,可是我怕说了我会想把自己抓起来狠打一顿啊!

---------完-----------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