表盘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表盘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男婴送医医院为何见死不救

发布时间:2020-07-13 19:56:00 阅读: 来源:表盘厂家

12月15日,一起车祸给闻乃香带来了巨大的悲痛。

当天中午,在江苏省盐城市射阳县射阳港桥十字路口,一辆面包车被一辆大货车从后面撞上,面包车上的一对母子摔出车外,23岁的母亲当场死亡,出生仅89天的巴成轩还在动弹。同车的外婆闻乃香抱起孩子,于12点24分被送至射阳县人民医院抢救。

12点58分,医生宣布巴成轩救治无效,确认死亡。

闻乃香说自己跪了4次,医院都“见死不救”,才导致外孙死亡。而射阳县人民医院的“初步调查结论”却坚持治疗流程符合规范,不存在抢救不及时的过错。

外婆称34分钟内跪了4次

“找医生的时候,医生让先去挂号,然后再来检查。”闻乃香告诉记者。

闻乃香抱着面色青紫的外孙,来到CT室。“敲门敲了10多分钟,都没人开。后来是个医生来帮着我们叫开了门。”闻乃香回忆道,“当时屋里没有病人,只有一个医生在,我们也不清楚,为何没开门。”

据闻乃香所说,孩子放上CT机后,医生坐在仪器前,一动不动,没有任何操作。闻乃香跪在地上,“麻烦您赶紧给我孙子看一看。”

这是她在医院的第一跪。

CT检查提示,巴成轩“蛛网膜下腔出血伴脑室系统少量出血,左额部硬膜下积液。两侧胸腔少量积液(血),前纵隔胸腺略大,血肿待排”。

闻乃香回忆,当时医生说“孩子脑部出血了,你们赶紧送到盐城去吧。我给你们叫120急救车。”此时,巴成轩的手还在微微动着。

闻乃香抱着孩子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地往外冲。

就在大厅外,闻乃香看见了一辆停着的120救护车。她误以为是送自己的车,就上去了。

但是,闻乃香被司机拒绝了,据她回忆,司机说没有“出行条”不送。

闻乃香第二次跪了下来。“求求你把我孙子送到盐城市的医院,求求你们……”可是,拗不过那张出行条,闻乃香眼看着这辆救护车驶向急救中心西边,停下了。

此时,第二辆救护车来了,同样需要出行条,闻乃香又抱着孙子下车了。

六神无主,她又回到医院大厅跪了下来,求那些穿白大褂的人帮忙。

救护车下来的护士看到这一幕,带着他们到二楼的儿科。想要输液,没有输液单。想要看医生,又要排队。“先救救我家的孩子吧!”闻乃香又跪下了。

“我不记得孩子有没有睁开眼,有没有伤痕。”闻乃香语气哽咽,“那时整个人都懵了,只想赶紧找个医生救救孩子。”

得知医生没时间看病,这位护士就带着闻乃香和孩子去了隔壁的抢救室。“一个医生过来给孩子输液,之后他去拿心电图,就让一个围观的独臂老人给孩子输氧。她不知道怎么弄,把氧气罩放到了孩子嘴上。”闻乃香说。

12时58分,心电图上的那根直线彻底摧垮了闻乃香的最后一丝希望,“孩子还在输液,怎么就没用呢?”

医院:治疗流程符合规范,并无过错

在闻乃香及其家人看来,这34分钟是抢救巴成轩的黄金时间,是医院的不作为导致了外孙的离开。

射阳县人民医院医患沟通办张玉英主任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巴成轩是“先查的CT,后去挂的号。”

“小孩来医院后,面色青紫,呼吸微弱。家长看起来很着急。一个内科医生就带他们到外科诊室,不到1分钟,就引到CT室门口,敲门不到1分钟就开了。”张玉英表示,这些都可在视频中看到。

张玉英表示,医院的摄像头是24小时监控的,而抢救的30多分钟的视频是“连贯的”,并且,巴成轩的家属已经在公安民警的“见证下”看了视频。

不过,巴成轩的家属却说只看到了“十多分钟”的视频,出现闻乃香的画面不到“五分钟”,“不连贯”,也“没有看到CT室的情况”。

巴成轩的爷爷吕加虎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他曾看到医院出示的视频。他说:“我们只看到她抱着孩子进大厅,还有一个医生带着他们出来的画面。她跪求的画面没有,在大厅门口找120急救车的画面也没有,独臂人帮忙输氧的也没有。很多地方都是空白。”

至于为什么已知巴成轩伤情严重的情况下,不先采取救治措施、只是让他转院,张玉英表示:“这是医疗上的问题,我不跟你探讨,说了你也不一定能听懂。我们医院究竟有没有过错,该不该承担责任,这些可以通过法院调查、评判。”

12月17日,射阳人民医院向闻乃香及其家人出示了一份“关于巴成轩医疗争议情况汇报”,对闻乃香是否多次被120救护车拒绝一事,作出答复。

汇报称,婴儿家属将婴儿抱上救护车,随车医护人员正忙于交接刚接回来的病人。后来120护士听到急诊大厅有患者要转院,主动与其联系。

不过,就120救护车是否因闻乃香没有出行条拒载、是否是围观人员帮忙输氧等问题,汇报书上只字未提。

在汇报书的末尾,医院写到:“婴儿入我院后,措施得当,诊疗流程符合规范常规。婴儿发生车祸送至我院后,我院开放绿色通道,实行救死扶伤的人道主义精神,采取了积极的诊治措施。”

射阳县人民医院认为,“婴儿由于严重车祸导致死亡,从入院到死亡时间三十四分钟,不存在抢救不及时的过错”。

12月19日,张玉英表示,这份汇报只是“初步调查结论”,详细过程还是得通过录像视频获知。

目击者与医院“录像”各执一词

在巴成轩最后的34分钟内,有3个人见证了这个过程。

射阳港派出所的联防队员吴凤虎是第一个证人。他到事故现场,并将闻乃香和孩子送去了医院。

“是我花12元帮孩子挂的号,挂号单我还留着呢。”吴凤虎告诉记者,“闻乃香带小孩去做的CT,我去挂的号。”

吴凤虎此前接受媒体采访时说:“听说是交通事故,医院也同意先拍片子,但有个医生非要求挂号。”

第二位证人是医院一位病人的家属顾凯。顾凯接受记者采访时说:“做完CT时,小孩还有气息,医院连最起码的氧气都没有接。后来孩子的外婆看到两辆120救护车在门口,爬上去又下来,多次恳求医院安排120急救车送至盐城市区医院,均遭到拒绝。”

第三位证人是周德花,65岁的独臂老人。此前,她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下楼买橘子时看到一个妇女抱着小孩一楼二楼上下跑很心疼,而且不时地给医生护士下跪,于是自己就帮忙把闻乃香扶到二楼。二楼抢救室里的一个女医生居然让我帮忙给孩子接氧气,“让我这个独臂的人给孩子插氧气管,我哪儿会啊。”

在汇报书中,医院写明了在抢救室对巴成轩采取的一系列抢救措施,“吸氧、开放静脉通道、心肺复苏等”,同时通知心电图医师进行心电图检查,“发现婴儿心电图呈一条直线”,才“宣告死亡,停止抢救”。

时至今日,闻乃香和亲戚们已经在医院待了4天,“我们不求什么赔偿,就是想弄明白为什么医生不抢救”。

12月19日,张玉英告诉记者,现在还没有谈到赔偿问题,先要搞清楚医院的诊疗措施是否得当,是否有过错和瑕疵。家属可以申请医疗事故技术鉴定,或者向法院起诉,采取司法途径解决问题。(记者 李丽,实习生 翁菁)

海南订制职业装

西藏定制工作服

大同工服定做

商洛工服订做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