表盘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表盘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北方人为什么爱喝汤汤泡的饮食文化史

发布时间:2019-06-19 15:49:57 阅读: 来源:表盘厂家

养生之道网新闻动态:在中国北方生活过的朋友可能都知道,通常北方人见面打招呼的方式是询问对方吃什么饭,回答经常是“喝的汤”,但喝汤实在是一件平常得不能再平常的事。可是,正如不是谁都能称为“同志”一样,“喝汤”却是中原人的专利。

到底怎样才可以叫喝汤呢?羊肉汤、牛肉汤是汤,可是为什么我们从不叫“吃面条”,“喝米稀饭”为喝汤呢?

其实“喝汤”通常强调的,是食用肉汤泡过的饼。但对食物的口感来说,汤的重要性是要远远超过碗中那些肉、饼的,美味也只能由汤来传递。

但若追溯这种饮食方式形成的历史,起到主导作用的,可就是汤中所泡的东西了。所以笔者使用“×汤泡×”来概括这种饮食方式,是想着重强调“汤”的种类与“泡”的东西同等重要。

“×汤泡×”的前生今世

“汤”的起源很早,至少三代以前就已初露端倪,新石器晚期出现的陶鬲便成为当时做汤的最好厨具,三代时用于烹煮的器具不仅在种类上有了长足进步,而且在材质上由原始陶器过渡到了青铜制品——诸如鼎、鬲之类,这也开启我国在此时期饪、食两类器具由功用不同而造成的材质分途。

肉汤的出现至少不应晚于这些烹煮器皿的出现时间。现有文献也可佐证三代时期食用肉汤已经非常普遍:妇孺皆知的典故“染指”讲述了早在公元前605年,郑灵公就吃过炖鼋汤,尚非肉汤,宋子公也不可能“染指于鼎”。老子的名言“治大国若烹小鲜”,从河上公注“烹小鲜不去肠,不敢挠,恐其糜也”,可知这种清炖鱼汤便是如今鲫鱼汤之类的鼻祖了。到后来楚汉争雄时,刘邦在成皋厚颜无耻地对项羽道“必欲烹而翁,则幸分我一杯羹”,“羹”当然指的是炖肉汤,可若是真将这人肉羹放在他面前,想必其也不敢如此嚣张了。

以上数例的发生地都是标准的中原地区——要么位于今天的郑州周边,要么位于洛阳附近。莫非中原一地的喝汤习俗源远流长,可追寻至华夏文明的源头?这种毫无考证的关联肯定有失偏颇,那么我们再来看看后者。

动词“泡”道出了此种饮食明确的动作指向,同时也是该食用方法的关键一环。“泡”者何物?饼、馍之谓也。这也就反证了这种饮食方式的出现至早不先于馍、饼等面点的诞生,将馍、饼等面食泡入汤中是需要契机的,这个结合过程也是需要时间和群体认同的。不过,我们首先要感谢“胡人”。

北方人为什么爱喝汤汤泡的饮食文化史

烧饼是异域的恩赐

现在北方习见的烤饼/烧饼是地地道道的舶来品,古代称之为胡饼或炉饼,相传东汉时期镇守西域的班超将其从边塞带入内地。我们难于考证烤饼的传入是否始于班超,但丝绸之路的开通,无疑为这种异域食品的传入提供了条件。东汉末年的刘熙在《释名?释饮食》中就已详细记载了这种面点:“胡饼,作之大漫沍也,亦言以胡麻着上也。”至少说明东汉末年这种食品就在中原地区崭露头角。

而能称得上根正苗红的饼是汤饼与蒸饼,汤饼类似于今天的面片汤——说是面条的前身并不为过,而蒸饼则应是现在炊饼一类蒸制面点的祖先;《释名》中也提到:“饼,并也。溲麦面使合并也。”可见,古时“饼”的概念外沿是十分宽泛的,接近于今天所说的面点。宋人黄朝英在《缃素杂记》中提到,“凡以面为食具者,皆为之饼:故火烧而食者,呼为烧饼;水瀹而食者,呼为汤饼;蒸笼而食者,呼为蒸饼。”可见这一观念至少从汉末一直持续到赵宋中叶的九百余年里并没有发生多大实质性改变。上一页123下一页

办理市政公用工程总承包资质

代办二级市政工程资质多少钱

专业代办工程资质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