表盘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表盘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深夜不要去老宅[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6 00:23:23 阅读: 来源:表盘厂家

六月二十这天,是端午节,我们全家正在包粽子,有一名女生坐在旁边,看着她的母亲和舅妈忙着包粽子,她叫刘希颜,今年20岁,是一名大学生。

刘希颜的母亲一边掐着手中的棕子!,一边摇头,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小声地说:“你们听说没,咱们附近的东山上,有一座老宅,哪里好像闹鬼,两个小伙子去了,都失踪了两天,我们村长去山上找的时候,那两个年轻人死了。”

正在淘米饭的舅妈突然皱了眉头,一脸不可置信地看着母亲,一副完全不相信的样子,因为这个世界上根本就没有鬼,“英子,你说的是真的吗?”

母亲见舅妈不信,便抬了抬下巴,示意她去看桌上的东西,说:“那桌上有报纸,你去看看吧。”

舅妈放下米饭,走过去,只见桌上有一份报纸,她拿起报纸一看,上面写着:两名年轻人去山上,有去无回!舅妈低呼一声,睁大了眼睛,死死地盯着报纸上的两个尸体。

刘希颜看见舅妈脸上小小的惊讶,她顿时来了兴趣,她走过去,伸出头看报纸,脸上也出现了惊讶,可后来慢慢的察觉到不对劲,便皱了眉头,只见报纸上的一个尸体的头没了,切口处被风吹干了,另一个尸体的手脚被砍了下去,他们的心脏全部都掏没了。

这死状也太奇怪了吧,难道真的有鬼吗?刘希颜一边观察着报纸上的尸体,一边想,刘希颜心中起了好奇心,她从来还没有遇到过鬼,不如我去看看吧!

就这么想着,一只手伸进了裤兜里,拿出了手机,另一只手在屏幕点了一下,登上了QQ,在朋友群里发了一句话:有人吗?

只见窗口出现了几段话, 徐小溪:有。 叶枫桥:在呢? 宋朝阳:颜颜,怎么了?

刘希颜:没什么事,我想让你们陪我去山上的老宅,我想去看看哪里有没有鬼?

宋朝阳:颜颜,你是说那个闹鬼的老宅?你要去???

刘希颜:嗯,陪我去看看。

其他人一个一个地说好,刘希颜看完心里小小地笑了一下,老宅,我来了,我看看这鬼是何方神圣?

晚上八点半,刘希颜背着包爬上山,走到半路上,便看见两男一女站在哪里,刘希颜喘着气,伸出手擦了擦头上的汗水,之后挥了挥手大叫:“朝阳,枫桥,小溪,我来了。”

朝阳他们三人抬起头望向声音的源处,是刘希颜,宋朝阳心中一喜,她喜欢的颜颜来了。

宋朝阳欢喜的打了声招呼,只见刘希颜面带微笑的朝他们三个走了过去,并说道:“等了很久了吧?没想到你们真的能来陪我,太感谢了。”

宋朝阳微微一笑道:“这有什么,只要你发话,什么事我都可以陪着你。”

宋朝阳身旁的二人也跟刘希颜打了声招呼,并问道:“希颜,你还真的不怕有鬼啊?”

刘希颜应声一笑道:“这有什么可怕的?我要是怕了,怎么还会来呢?”说完这些,便开始准备出发了。

此时已是晚上八点半了,天色早已漆黑一片,虽然谈不上伸手不见五指,但也差不到哪里去,天空中惨白的月光洒落下来,不时还有冷风吹过,周围都是高大的树木,随风摆动,发出“哗啦啦”的声响,还有一些虫子在凄惨的叫个不停。

众人开始朝老宅的方向出发,因为太过漆黑,他们来之前都准备了手电筒,随即打开,手电光十分强,能照出五十米开外,就这样,一片漆黑的树林中,四道惨白的手电光晃来晃去,四个单薄的身影在树林下显得格外渺小。

刚走没几步,突然间,天空中的月亮被一团浓厚的乌云所遮住,众人头顶黑压压的一片,压得他们喘不过气来,虽是如此,四个人还是没有谁胆怯,既然已经来了,只好硬着头皮往前走了。

这时,宋朝阳开口道:“你们看,天上的乌云来的如此之快,咱们怕是躲不过这场暴雨的袭击了。”正说话间,一道炸雷劈过,如同世界末日般,先是周围被炸雷照的惨白一片,紧接着,轰鸣的雷声传入众人的耳朵,使得四人头皮发麻。

又是一阵冷风吹过,徐小溪有点害怕了,朝着众人小声道:“这怎么说变天就变天了呢?刚刚还是晴空万里,这怎么就突然要下暴雨了?要不咱们赶快回去算了。”

虽然即将要下暴雨,狂风怒吼,时不时有树枝被狂风刮断,发出“喀嚓喀嚓”的声响,但是这依旧无法阻挡刘希颜探索未知的好奇心里,刘希颜回答道:“哎呀,不就是快要下雨了吗?你这就害怕了?不弄清楚老宅里到底有什么,我会很不甘心的。”

不多时,豆大的雨珠在狂风的带领下落到众人的脸上,雨势来的十分猛烈,顷刻间,稀稀落落的雨滴就变成了漂泊大雨,将众人淋成了落汤鸡,众人无奈,只好加快了前进的脚步,纷纷抱着头,模样十分狼狈。

天空中又劈下了几道闪电,同样是震耳欲聋的雷声,惊得众人头皮发麻,不过好在老宅的路程并不遥远,不一会,众人就来到了深山里的一座老宅面前,只见老宅大门紧闭,房体看上去破旧不堪,周围都是树林,只有这里屹立着一个诡异的老宅。

为了躲避暴雨的袭击,也为了满足内心的好奇,刘希颜没有丝毫犹豫,上前推了推这个老宅的大门,令人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大门居然没有上锁,轻轻一推,就发出“吱吱吱”的声响,大门被推开了,门内漆黑一片,像是深不见底的无底洞一般,诡异阴森。一股陈年腐朽的味道扑鼻而来,众人拿着手电筒,踏入了老宅中。

手电筒的光芒十分明亮,四把手电筒将老宅内部照了个灯火通明,映入众人眼帘的是古朴的装饰,简洁的客厅。整个大厅内显得空空荡荡的,地上铺着一层血红色的地毯,大厅两侧有着通往二楼的木质楼梯,楼梯的扶手同样是血红色,进入老宅内,有一种说不出口的压抑气氛。

徐小溪一向胆子小,她缩了缩臂膀,躲到了叶枫桥的身后,她的目光一直打量着周围,她的小嘴颤抖地说着:“要不咱们回去吧,这地方看起来很恐怖的!”

听到徐小溪这么说,刘希颜不乐意了,她拉了拉沉重的小脸,她一边向前走一边说:“小溪,你要是害怕的话,你就自己回去吧。”

徐小溪转头看了看门口,门外阴森森的,只有几棵树,有一条阴暗的小路,歪歪扭扭的,看起来很恐怖,徐小溪不禁打了个冷汗,“我还是和你们去吧。”

“嗯,我们走吧。”宋朝阳摆了摆手下命令道,走上了木质楼梯,每走一步就会发出闷响的声音,直达到每个人的头顶。

走到二楼,刘希颜突然注意到了什么,她走上前,只见墙面上有一面镜子,能照在全身的大镜子,可是奇怪的是,这面镜子竟然照不出刘希颜的影子。

刘希颜突然睁大了一双眼,她憋住呼吸,原本好好的脸一下子变了没有血色,眼睛死死地盯着面前的镜子,只见镜子上有一个女人,那女人穿着染血的白衣,蓝色的脸庞,一双没有瞳仁的白眼,就在刘希颜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那女人伸出了一只手,看样子是要将那只手伸出镜外。

刘希颜吓得后退了几步,她的脚不注意踩到了地上的一个布娃娃,差点摔倒在地,幸好宋朝阳一个箭步把快要摔倒的刘希颜抱住了。

“你没事吧,颜颜!”宋朝阳有点担心地问道,在说话过程中,一把将刘希颜扶起。

刘希颜没有理宋朝阳,她看着面前的镜子,她皱了眉头,很奇怪,那个女人不见了,而且镜子也能照出刘希颜和宋朝阳的影子了,就好像什么事也没发生过似的。

宋朝阳见刘希颜一直盯着镜子,心中起了疑惑,她顺着刘希颜的目光看向镜子,看了好几遍,没看出什么来,这个镜子没什么问题,可为什么刘希颜却是一直盯着这面镜子,宋朝阳不解地问着刘希颜: “颜颜,怎么了,这个镜子有问题么?”

不等刘希颜回答,突然闯来一个五六岁的小女孩,她蹲下身去捡起布娃娃,抱在怀里,站起身,又警惕的眼神看着刘希颜和宋朝阳。

徐小溪一看,这个小女孩长的很漂亮,很讨人喜欢,她摸了摸小女孩的头,说 : “告诉姐姐,你叫什么名字呀?”

不远处走来一个老太婆,她的一只手柱着拐杖,另一只手背在后腰,一见有几位陌生人站在哪里,她拉下来老脸,显然不满意这几位陌生人,她叫道:“丫丫,快过来。”

小女孩一听到有人叫自己,她转头一看是自己的奶奶,她惊喜地叫了一声“奶奶,”之后就跑了过去。

宋朝阳知道婆婆生气了,毕竟自已闯进别人家的宅子没有礼貌,他带着歉意地说:“婆婆,对不起,我们无意间闯入你的老宅,只是外面下太大的雨了,没有地方落脚,所以我们在这里挡雨。”

老婆婆看着宋朝阳一脸坚定的表情,她无奈的叹了口气,摇了摇头,拉长语调说:“好吧,我看这雨明天估计才停,你们住在这里吧,明天你们快走吧,这里不是你们该来的地方。”

叶枫桥很奇怪,为什么这位老婆婆说话那么奇怪,他想问,可是宋朝阳像是早知道一般,拉住了叶枫桥的手,叶枫桥转头不解地看着他,宋朝阳向叶枫桥摇了摇头,示意他不要去问。

老婆婆把他们带入一个房间,这个房间很干净,只不过这一切的东西都被白布盖上了,老婆婆在走之前吩咐他们半夜不要出去,不管听到什么声音都不要出去。

半夜十二点,他们四人坐在地面上聊天,只见宋朝阳好像听到了什么,伸出食指竖在唇间,示意他们不要说话。

众人立即安静了下来,宋朝阳竖起耳朵听,门外传来一阵阵的脚步声,刘希颜慢慢的走到门口,将耳朵贴在门上,果然门外传来了很大很大的脚步声,看样子是十几个人。

刘希颜耐不住好奇,她将门开了一条缝,看过去,刘希颜“啊”地一叫,将门狠狠地关上了,并用手捂住小嘴。

宋朝阳等三人看着刘希颜奇怪的举动,他们有些不解,但光看刘希颜那害怕的眼神,就知道他们看到了什么可怕的事。

宋朝阳她过去抱刘希颜,徐小溪她轻轻推开门,“啊…”徐小溪用高分贝大喊,面色有些惨白,连连地后退了几步,叶枫桥也好奇地伸出头看,他惊呆了,眼中带着恐惧。

只见门外,有十几个男人拿着刀子,全身都是血,一个女人躺在地面上,一刀一刀地插在女人的身上,鲜血喷了出来,那个小女孩在十几个男人的中间,两只小手在女人的身体里掏出了一个心脏,鲜血淋漓,而老婆婆正在冷冷地看着那个死去的女人的身体,嘴角阴笑了一声。

他们似乎听到徐小溪的尖叫声,他们放下刀子,凶狠的目光扫射徐小溪和叶枫桥的身上。

十几个男人“嘿嘿”地笑了一声,慢悠悠地向刘希颜他们走去,叶枫桥意识到大事不妙,将门口关上了,用身体去堵住门口,突然门口被狠狠地推了一下,叶枫桥用尽全力地去堵,他喘着大气,面色有些红,他知道自己快要坚持不住了,他大喊:“朝阳,快来帮忙啊。”

宋朝阳他反应过来,跑过去堵门口,突然叶枫桥闷哼一声,软软地倒了下去,宋朝阳一看,叶枫桥的肚子上出了很多的血,只见门上插着染着血的刀子,他知道那是叶枫桥的血。

“桥,桥,不要死。”徐小溪蹲下身去抱住已死去的叶枫桥,眼泪流了出来。

刘希颜愣在哪里,不敢相信叶枫桥死去了,突然宋朝阳一声嚎叫,门口被推了出来,连带宋朝阳摔倒在地。

只见十几个男人走进门口,其中一个男人拿着刀子刺了宋朝阳的心口,当刀子出来的时候,宋朝阳被大力甩在地上死去了,接着把目光转向了徐小溪,徐小溪抱着叶枫桥后退,使劲地摇头。

徐小溪见男人还走向自己,她由于害怕过度,直接晕了过去,“小溪…”刘希颜大叫,只能睁睁眼眼地看着徐小溪晕死了过去。

那男人将刘希颜推到在地,其他男人也过来了,每人亮出刀子,一刀一刀地划在刘希颜的身上,一声一声的嚎叫从刘希颜的口中传来,好痛,好痛,谁来救救我……她好像感觉到某个东西从自己身体中掏了出来,那是自己的心脏……

“颜颜,颜颜,”好像有人在叫自己,可是是谁呢?这声音好像是宋朝阳。

刘希颜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趴在桌上,抬头便看到宋朝阳一脸的微笑,在看看窗外,一片的蓝天,原来是一场梦。

“颜颜,下课了,我们去玩吧,小溪和叶枫桥在等着我们。”宋朝阳说。

“嗯。”……

短篇鬼故事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